雨轩书屋 > > 邪恶的母亲 > 【邪恶的母亲】

【邪恶的母亲】(1 / 2)

【邪恶的母亲】

29--10

为什么他又来了!我愤怒的用手指着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看起来年过四十秃顶

,身材臃肿的男人对着妈妈吼道。7k7k001.com

小太,你不要这样。

看着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一脸窘迫,妈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尴尬还有

点内疚。

我为什么不这样,那个男人,什么都不会他就是个废物整天就知道赌,赌完

了还不知廉耻的找你要钱,你还理这个男人干什么?我丝毫不顾及那个坐在沙发

上的,男人是怎么想,我只觉得像他这样得人就该死。

那个男人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却只能埋头坐在沙发上。

我看的到他的眼里充满了愤恨,但是我丝毫不会有任何那就,害怕。

妈妈的眼里似乎已经,有了一点泪水。

看到这样原本还想继续骂下去的我只好放弃了。

我气愤的踱步冲进房间。

把门狠狠的带上。

在房间里。

我听到妈妈跟那个男人说杰付,你不要生气?他就是这样他的脾气就是改不

了。

翠,这不怪你,真是对不起了。

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然而在我听起来这声音却是如此的刺耳。

这该死的男人还会装可怜!他,其实是我妈妈的前任情夫。

是的,只是前任。

如今她和我妈妈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但是,他就总是三番五次的来找我妈妈要钱。

因为他就是个赌徒,什么都不会的赌徒。

我妈妈是个善良的人,最不能看到的就是可怜的人。

看到路边的乞丐,我妈妈明知道她是骗人的却也会丢个一块钱。

所以这个男人就利用了这一点,隔三差五的,就到我妈面前装可怜希望我妈

能施舍他一点,好让他继续再去赌博!可恶至极。

——章?平静的生活被打破清晨的缕阳光照进了我的房间,找到了

我的脸上。

窗外不知名的鸟叽叽喳喳的在叫着。

绿意盎然,一片春色。

一推开卧室的门,就闻到从厨房飘来的,菜香味。

妈妈你在做什么呀这么香?这可是你最爱吃的东坡肉呢,快去洗脸刷牙吧,

等会准备吃饭。

妈妈回过头来,眼里充满了宠爱的关怀。

好,我这就去。

温情在母子二人心中弥漫。

洗漱完毕的我,坐到了沙发上看着电视,这时,厨房里的妈妈,突然对我说

道小太,家里没有葱了,你下去买一把。

钱在桌上。

好。

我答应到。

说完,我拿着桌上的钱便推开家门走了出去。

然而一推开家门,我就遇到了我最不想遇到的人。

你他妈怎么又来了,昨天不是来过一次了吗?我居高临下的质问道。

我要去见你的妈妈。

那个男人眼里带着一丝愤恨却又带着一丝害怕,他低下头,不敢跟我直视,

她如此地对我说道。

想得美。

我冷哼一声哪儿凉快哪儿呆去,不要来我们这儿污染环境,废物。

那个男人似乎被我激怒了,抬起头来对我木怒目相视。

怎么想打架?我轻蔑的看着他。

事实上我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五但是他,却只有一米七。

而我身上都是一身数状的肌肉,但是他,这是一个中年男人,挺着一身肥肉。

事实上,曾经,我确实将他揍过一顿。

用事实告诉他双方的力量,差距悬殊。

然而,他就死皮赖脸的一而再再而三,来找我的母亲,我也没有办法。

谁来了?妈妈解开身上的围裙走出厨房,问道。

而恰恰她就看到那这一幕。

唉!小太你在干什么?妈妈急忙冲上前来拉住我,生怕我真的是一拳打在了

那个男人身上。

切。

我冷哼一声。

翠,其实我这次来是跟你道个别的。

那个男人突然开口说道。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妈妈也露出一脸惊讶。

我知道我这些日子给你们带来很大的困扰。

我也知道我有多不不知廉耻。

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了,所以,我也不在需要,来找你们借钱

了。

今天就相当于是来跟你们告个别的,谢谢你,翠。

那个男人缓缓地开口,突然在这一刻我也觉得这个男人似乎没有这么可恨。

那,那要不然留下来一起吃个午饭吧妈妈的声音有些梗咽,一时间似乎有点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真的吗?我可以留下吗?那个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不是用眼神瞟了瞟我,

她似乎在害怕我,所以询问我妈妈的意见。

那我中午就不在家吃了。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走向了电梯。

妈妈想叫着我,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www.83kxs.com

然而在所有人都没看清的地方,那个男人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

其实,我虽然说中午出去吃,但是我并没有走远。

只是在楼下的麦当劳随便点了一份套餐,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区门口。

看着那个男人会什么时候出来。

良久,却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

我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到了一点。

我是十二点出来的,已经过了一小时了,这个男人却依然没有出来。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走。

等我到家的时候,家门是大开的。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寂静无比。

妈妈?我叫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

什么情况?这是?这时,我看到餐桌上的饭菜一点都没有动,倒是客厅沙发

被弄的凌乱不堪。

我下意识的冲进妈妈的卧室,没有人影,心里焦急如焚。

这时只听到厕所传来一阵冲水的声音。

厕所的门打开,妈妈从里面走了出来。

然而,令我吃惊的是,妈妈居然穿的极度暴露!定眼看去,只见妈妈上身穿

着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

吊带背心的胸前,被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妈妈那胸前的两个白兔。

腰上系了一个浅红色捆绳,下半身是一件超短裙,似乎连妈妈的肥硕的屁.

股都包不住。

一双美腿上包裹着一对黑色尼龙丝袜。

一时间,我觉得口干舌燥,兽性大发。

妈妈你怎么穿成这样?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妈妈的装扮。

我怎么不可以穿的这样?以前是我的身材被埋没了,曾经身为模特的我觉得

十分满意!妈妈似乎非常的满意自己现在身上的打扮。

说着,还拿起头发嗅了嗅,露出十分陶醉的表情。

妈妈你这是怎么啦?看着妈妈反常的举动,反常的举动,我突然有一股不好

的预感,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却有说不上来。

那好,你穿成这样,该不会是要去见那个废物吧!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闻到。

妈妈的眼神突然就冷漠下来,死死地盯着我,眼里尽是歹毒之色。

看着妈妈从未露出过的这副表情,这一时间我突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

惧。

正准备张口想说点什么,妈妈却突然将她那用丝袜包裹住的美腿狠狠地踹在

我的肚子上。

唔!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让没有防备的我被踹飞了老远。

我疼的趴坐在地上,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滴下。

废物?呵呵。

妈妈摇曳着身子就向我走来,眼里充满了报复的快意。

妈……妈,你在干什么啊……剧烈的疼痛让我每说一句话,胃都想抽了筋一

样。

你知不知道,每次来你家我都有多憋屈吗?妈妈斥声说道。

啊?我似乎有些不能明白妈妈到底在说些什么。

但是妈妈却没有管我在想什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每次来你家,都要看你的

脸色,都要装出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听着你指着鼻子骂我废物,我却还不能

还口!他妈的,老子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气!妈妈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我却突然明白了什么难不成,你是!小太,笨儿子,你才发现吗?妈妈的眼

里尽是傲慢,和阴谋得逞的笑容。

无尽的恐惧涌上心头,那一瞬间,我觉得我跟妈妈尽是那班陌生!妈妈,你

在骗我,对不对?对不对!我急忙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妈妈的美腿,焦急着。

对,我就是在骗你。

妈妈眼里露出了慈祥的关怀,那个熟悉的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正当我觉得庆幸时,妈妈的下一句话突然让我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因为我已经是你妈妈了呀。

妈妈笑道。

那道笑容是那么冰冷。

陌生。

清晨的阳光射在我的脸上。

我缓缓醒来,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第二天该醒了,小太。

妈妈柔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努力的想坐起来,可是疲倦的身子根本不允许我这么做。

浑身上下到处酸疼,疼得我觉得似乎骨骼已经移位了。

妈妈在叫我?可是,为什么我的身体……昨天,发生了什么?随着我的回想

,我的记忆似乎就要想起来昨天发生的一切。

突然,崩裂般的疼痛从我的脑海里窜出。

啊!我捂着脑子在床上缩卷成一团。

小太,你怎么了!妈妈听到我的惨叫急忙的冲进房间,立刻关切的问道。

最新小说: 开局给女帝老婆下战书 最强蛊婿 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修罗圣尊 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 仙医神婿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变 三陆 九天神帝 满级大佬只想在薄先生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