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黑雾永不饱足(1 / 2)

每个僧侣都会随身佩一把铲刀,象征着他们的职责——以妥善的仪式安葬死者,确保他们的亡魂不会迷路。

兄弟会成员还会佩戴一个小瓶子,里面承载着福光岛的圣泉之水。

他们称之为生命之泪,这小瓶子象征着他们的另一个职责——救死扶伤。

然而,无论约里克多么努力,他都无法获得其他僧侣的接受和认可。

对他们来说,原本只能靠皈依信仰才能理解的哲理,在他身上却变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

他们厌恶他的能力,他所感知到的东西是他们需要花费毕生心血才能理解的。

约里克遭到了同门兄弟的疏远,再次变成孤单一人。

一天早晨,约里克正在墓地中处理自己的日常职责,突然一团漆黑的乌云闯入了他的视线,乌云在福光岛的地面上滚动,吞噬了一切物体。约里克想要逃跑,但乌云很快就吞噬了他,将他笼罩在暗影之中。

约里克环顾四周,一切生灵都在凋零扭曲,被黑雾的邪恶魔法腐化堕落。

人类、动物、甚至植物都转变成为丑恶的、尸鬼般的形态。

他耳边的狂风诉说着低语,附近的师兄弟们开始撕扯脖子上挂着的装满治愈之水的小瓶子,似乎这些小瓶子正在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痛苦。

不一会,约里克惊恐地发现,这些僧人的灵魂全都从身体中被抽了出去,只剩下冰冷惨白的尸体。

在他师兄弟们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中,约里克独自听到了迷雾中的声音。

“扔掉它。加入我们。我们将合而为一。”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紧握着颈前挂着的小瓶。

约里克拼尽了全部的意志力,硬逼着自己松开双手,并命令那些嚎叫的灵魂安静下来。黑雾剧烈地翻滚着,黑暗压倒了他。

当约里克醒来以后,他发现周围已经风平浪静,曾经肥沃的土地已经变成了诡异荒芜的地狱面貌,福光岛已成为暗影岛。

有一缕落单的黑雾紧跟着他,想要夺走这唯一一个尚未被腐化的活物。

黑雾虽然紧紧围绕着他,但约里克发现黑雾的触须只要触碰到他颈前的小瓶,就会立刻弹回去。

他握紧了这瓶祝福之水,恍然大悟,他能活下来全都是因为这瓶水的存在。

在随后的几天当中,约里克遍布各座小岛搜寻幸存者,但找到的只有扭曲的残骸。

无论他走到哪里,看到的都是悲惨的灵魂从死尸中站起来。

通过搜索幸存者,约里克开始慢慢猜出来导致这场灾变的起因:一个国王到这里复活自己的王后,结果阴差阳错地摧毁了这片群岛以及上面的一切。

约里克希望能够找到这位“破败之王”,逆转他所施放的诅咒。

但面对周围近乎无穷无尽的死亡,他感到自己渺小而无力。

约里克沉浸在悲伤里几乎无法自拔,他开始与周围的灵魂说话,希望能够像小时候那样找到慰藉。

出乎意料的是,每当他与身边的迷雾交流,就有尸体从坟墓中爬出来,循着他的声音前进。他意识到,这些曾经被他埋葬的尸体现在都在服从他的命令。

在他绝望的心中出现了希望的微光。

为了超度暗影岛的亡者,约里克将使用亡者自己的优势和力量。

为了终结诅咒,他不得不利用诅咒。

“救…命,”沉船的水手哀求道。

约里克无法推测这位幸存者在这里躺了多久,他多处骨折,鲜血流过沉船的残骸。

他的哀嚎声很大,但却被岛上无数冤魂的声音彻底掩盖。他身边萦绕着一团幽灵组成的漩涡,垂危的生命像黑暗中的灯塔一样吸引着它们,新鲜的灵魂是它们永远渴求的食粮。

那人惊恐地睁大着双眼。

他的确应该惊恐。

约里克看到过黑雾夺走游魂的样子,而他,他可是温热的活人,是暗影岛上的稀罕之物。

约里克已经有多久——一百年?——没有见过活物了?他可以感觉到自己身后的迷雾在抖动,想要用冰冷的拥抱迎接这位陌生人。

但是眼前这番景象激起了某种约里克早已遗忘的东西,这种模糊的感觉让约里克不肯放弃这个生命。这位壮硕的僧人将伤者举起来扛在肩上,带他向山上的古寺走去。

约里克观察着这位伤者的脸,每走一步,他都忍着剧痛发出呻吟。

你为什么到这里来,生者?

爬到山顶以后,约里克又带着他的客人走过了几条走廊,最后来到一间古老的医馆。

他将伤者安放在巨大的石台上,检查他的伤势。这人大多数肋骨都断了,一侧的肺已经坍缩。

“何必浪费时间呢?”

一群浑厚的声音问道,约里克身后的迷雾异口同声。

约里克没有说话。他离开石台,来到医馆后方的一扇厚重的门前。

门很难被推开,他的手只是在厚厚的灰尘上留下了掌印。他用肩膀顶主门板,用全身力量靠了上去。

“再用力也只是徒劳。”迷雾戏谑着说。“交给我们吧。”

约里克再次用轻蔑的无言回应他们,终于将门顶开。

厚重的橡木蹭着寺院的石砖,后面的房间里装满了卷轴、草药和瓶罐。

约里克出神地望着他生前的这些遗留之物,努力想要回忆起如何使用。

他拿起了几样看上去很熟悉的东西——绷带,已经发黄变脆,药膏,已经干结凝固——然后回到石台旁边照看那位伤者。

“别管他了,”迷雾说。“他来到海滩上的时候就已经是我们的了。”

“安静!”约里克厉声说道。

石台上的人现在正在艰难地呼吸。约里克知道时间所剩不多,他想要包扎他的伤口,但腐烂的绷带刚一绑好就会碎裂断开。

他的呼吸越来越短促,突然一阵抽搐。

他痛苦绝望地抓住约里克的手。约里克知道只有一样东西可以救他的命。

他扭开了颈前的水晶小瓶,思忖着里面盛装的生命之水。只剩下很少一点了。

约里克不确定这一点是否足够拯救这个人,而且即使足够……约里克不得不面对现实。

救人的行为只是他对自己昔日生活的追忆,那个时候这片诅咒之地还叫做福光岛。迷雾中的灵魂在嘲笑他,无情的现实在嘲笑他。

这个人已经必死无疑,如果约里克使用了生命之泪,他自己也必死无疑。他拧紧了小瓶,将它挂在颈前。

最新小说: 开局给女帝老婆下战书 最强蛊婿 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修罗圣尊 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 仙医神婿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变 三陆 九天神帝 满级大佬只想在薄先生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