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生死状 5(1 / 2)

用一个词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几个执行教练被打倒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是用的靠山崩?”

“我是被云溪手给揪出来的。”

“呵呵,我是被一脚飞云腿给踹出来了。”另一个躺在地上,不愿起来的教练也是一脸苦笑。

看着地上的几个人,没有再起身的意思,朱权拍了拍手,耸了耸肩,“过瘾!应该没伤到你们吧?”后半句话是对几个执行教练说的。

“没事,没事,我们皮糙肉厚!”

朱权也知道他们不会有事,他都留有余力,而且就算是逼不得已用点力气,也是用的柔劲。

“时间不早了,都去吃午饭吧。”摆了摆手,朱权转身穿上了鞋子,拿起了外套,就离开了武馆。

接下来的几天,他又分别到少年组和青年组溜达了一圈。

这两次他就没有搞什么压力训练了,还真的耐心的教了他们一些东西。

比如和这个小家伙练习一下推手,和那个小青年交流一下腿法等等,不一而足。

这几天忙活下来,也把他累得不轻。

主要是他花费了不少的劲气给那几个种子选手调理身子。

比如之前的蒋岑,从他残破的防护道具就能看的出来,朱权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

蒋岑是个成年人,朱权不得不用这种方法,才能掩盖自己给他输送劲气,而那几个小朋友就没有这么多顾虑。

小孩子还是好骗的!

这几个人的实力,在同龄人之中,本来就是佼佼者,这又被朱权这么一催化,只要不出幺蛾子,拿下那几个冠军,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11月15号,全国武术锦标赛的报名工作正式开启。

锦标赛的赛制也挺有意思,由于是全民性质的,所以有了海选这一个环节。

凡是符合报名条件的选手,可以到临近的报名点报名,报名时间只有三天。

海选赛是单败赛制,只要被打下擂台,或者自己认输,那就等于告别了这个舞台,时长三天。

如果侥幸晋级,那就进入下一个环节,淘汰赛。

淘汰赛是积分赛,时长同样是三天。

同一个报名点的人员,在国家公正人员的参与下,随机匹配对赛。

最后同组积分的前五名,晋级下一个赛程---分区赛。

到了分区赛,基本上所有的参与人员都是从小浸淫武道多年之人,像海选赛那种偶尔爆出来的冷门,也基本不再存在。

分区赛其实也叫做省队,就是每个省份各个小组的前五名,齐聚省城指定的武馆,进行最终的较量。

其中的食宿都会有赞助单位来报销,这个就不再赘述。

再经过三天的角逐,五进三。

各个小组的前三名正式拥有到全国武术锦标赛的参赛资格。

所以说,从11月15号开始,一直到12月初,基本上都是小打小闹,真正的看头,还是这些选手,齐聚京都的那场决赛。

而京都决赛就不再搞什么积分制了,都是单败,毕竟全国三十多个省份,每一组都是百十号人,再循环下来,那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也太大了。

就拿少年组来说吧,全国大概有一百多人,每人都有序号,公证人员参与下,系统随机抽取两两对战。

一般都会提前五个小时通知选手,让他们安排好自己的休息、饮食之类的。

时间一到,上台就打,落败或者认输的,自动离场。武术的裁决方式,又和传统的擂台有所不同,这里不再赘述。

如果双方持平,都不认输,那就由现场的3位古武大师和11家武馆馆主投票,从而判定结果。好巧不巧的是,朱权就有这么一个投票名额。

没有任何意外,朱权看好的几个小子,都拿到了锦标赛的入场券,而且是一路碾压,不费吹灰之力。

进过这近一个月的发酵,朱权给他们传过去的劲气效果越发明显,用一句话说就是:后劲十足!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其中蒋岑这小子,隐隐有突破明劲初期的兆头,随时一个顿悟,都有可能突破到明劲中期。

12月20日,风和日丽,微风习习,宜远行。

拱卫司的一众工作人员和学员,整装待发。

朱权也没说什么豪言壮语,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竭尽所能展现自己,尽心尽力保护自己,上车!

最新小说: 绝世王者 猎魂师 八里弄疑案 大神你人设崩了 从斗罗开始建群 只在心动时 迫嫁 权臣夫人有喜了 修行新时代 戏精祖宗三岁半